top of page
搜尋
  • sldsec

與死神共舞(二)


芳芳終於被疹斷患了末期肺癌,並已轉移身體多處地方,多處的骨骼已受癌細胞侵蝕,她的預後很不理想,目前要做的是要進行放射治療,希望把腰椎的腫瘤縮小,減輕疼痛,但她能恢復行走的機會很不樂觀。

那天早上,腫瘤科教授醫生巡房,後頭跟著一群穿白袍的人,除醫生外,都不知那些是什麼人,他們的興趣似乎都是在病人患的病,而不是病人,芳芳以為會聽到一些好的消息,譬如有什麼先進的治療方案,可醫治她的病,但她是失望了,教授只對她說:「放射治療後腰椎的腫瘤會縮小,那你的腰痛會大大減輕,好好休息。」芳芳還不及反應,大夥人已移動了,她的腦子仍是一片空白,自言自語的說:「那我現在怎麼樣了,在等死嗎?」

芳芳呆坐在床上,沒有說話,也沒有哭泣,她的腦子不停在轉,想著她現在應該怎樣做,出院再找其他醫生醫治嗎?要告知在雪梨的家人嗎?她呆坐了兩個小時,到了午餐的時間,醫院的員工遞上了午餐,她沒有打開,護士過來送上止痛藥,見她不吃飯,便勸她吃一點,因止痛藥適宜飯後才吃。芳芳打開盛餸的盒子,見到她平時很喜歡吃的檸汁豬排,還有鮮紅色的番茄,她拿起筷子,放了一塊豬排進嘴裏,咦!好好味道,她便翻開其他的盒子,有飯,有湯,還有水果,她一口氣把所有東西吃完,之後吞了護士給她的止痛藥,便抱頭大睡。

她睡了差不多四個小時,醒來時,已接近黃昏,她張開眼睛,看見鄰床那愛哭的病友望著她。「妳還好嗎?」那愛哭的關心的問候她。「我沒事。」芳芳反應地回答。

「我有事嗎?」芳芳在腦海中反問自己。「是的,我患了末期癌症,快要死了。」 芳芳想起前幾天在她鄰床過身的病人,死亡就是這樣的嗎?以前她從未想過,現在她要面對自己的死亡。

初入醫院時,芳芳感到很害怕,很驚慌,她一直拒絕相信自己的病是嚴重的,但經過數天的檢查,她的良好願望終於粉碎了,而且情況更壞。

睡醒後的芳芳好像充滿了力量,她告訴自己:「死亡,你別狂傲,即管放馬過來,我 不怕的。」她微笑的望著鄰床那愛哭的病友,「有什麼好怕的,人總有離開這世界的一天,最重要是要死得有尊嚴罷。」

那愛哭的她還是哭了,她不明白芳芳為何會如此堅強。

「不要哭了,要來的總要來,我要好好準備,與死神共舞,我以前從未想過有這一天,其實那有人能逃得過這一天,只是時間罷了,有早有遲的,這是每一個人的命運。」

從那天起,那個愛哭的她也不再哭了,看著芳芳勇敢的與死神共舞,她的膽子好像也大了。

從那天開始,芳芳有計劃地為自己凖備身後的事,如她個人財務上的安排和做持久授權書等等。由於她仍在醫院,很多事需要找朋友幫忙,她以前是女強人,沒有她解決不來的事情,現在要學習謙卑,接受別人的幫助。

「想不到我走到了人生的末期,仍在學習,成長,以前的我是不喜歡麻煩別人的,現在要享受一下友情的温暖。」芳芳一口喝著朋友送來的椰子雞湯,一面對她的朋友說。

在朋友眼中,芳芳是一個勇敢的人。人生最後階段的日子,可能比她一生中的歲月來得更有意義。芳芳放下了很多的執著,在靈性上她重新找回自己的信仰,她以前的人生只有工作,現在既然接受了死神的邀請,便大大方方的與之共舞吧,不要怨懟,不再憂累將會發生什麼事,反正明天也不一定可以醒來,就好好活在當下便是了。」

鄰床那個愛哭的病友終於出院了,臨走時跟芳芳道謝,抱著芳芳說:「我會勇敢面對我的病,一起加油啊!」

醫生安排了芳芳入住一間社區醫院的紆緩治療病房,芳芳得到了整過紆緩團隊的支持,徵狀處理得很好,在雪梨的姐姐也來港陪伴她。芳芳覺得她的人生末期也過得不錯,與死神的那支舞,她跳得很漂亮,死神也許也會讚賞吧。



7 次查看0 則留言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