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sldsec

與死神共舞 (一)


轆…轆…..轆….., 「麻煩讓開,讓開!」

運送病人的車床在醫院的走廊推過,躺在車床上的芳芳眼睛看著天花的燈在移動。她剛從一間醫院的急症室送往病房,又從病房送往放射診斷部做磁力共振掃描,現在又被送回病房。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芳芳前天因在家中跌倒,腰痛得厲害,便往附近醫院的急症室求診,醫生替她檢查後發現她的腰椎生了一個腫瘤,逐送她往另外一間有腫瘤科的醫院,腫瘤科醫生替她作臨床檢查後安排了一連串的檢查,還建議她自費往私家醫院做正電子電腦掃描檢查。

芳芳在住滿病人的病房住了數天,發現自己的下肢無力,護士怕她跌倒,不准她下床。她每天都是期待著早上醫生巡房時可問問自己的病情。「醫生,我怎麼了,我的情況很壞嗎?」她用無助的眼神望著那位看上去才三十出頭的醫生。

「妳腰椎的腫瘤很大,壓著下肢的神經,所以你的下肢無力,我們要繼續檢查那腫瘤是原發性的還是轉移的……..」年輕醫生說話時眼望著病歷,完全沒有看芳芳的反應。

芳芳聽到腫瘤兩字後,已不再聽得見醫生的說話,腦海只想著:我患癌了嗎?我為什麼會患癌,我生活一向都很健康………

「護士說你同意自費往私家醫院做正電子電腦掃描檢查,有家人可陪你去嗎?」 「沒有,他們都在雪梨。」芳芳的腦子一片空白,只是反應地回答醫生的問題。

芳芳的家人都在澳洲雪梨,她用手提電話傳訊息給在雪梨的姐姐說: 「我現在不叫芳芳,叫驚慌,一切都發生得太快,突然間好像死神在叩門,我不知如何應對…..」

夜䦨人靜,病房的燈轉暗,但沒有全部關掉,芳芳隔鄰的病床住著一個垂死的病人,芳芳看不清楚她的樣子,好像都不是清醒的,日間的時候,家人好像來道別了,芳芳突然覺得死亡是如此的近,死亡對她來說從來都是一件很遙遠的事 。

住在芳芳另外一邊的病床是一個患了乳癌的女子,年齡似乎與芳芳相若,她是入院預備做化療的,她從大白天哭到日落,探期時家人來訪,她哭得更厲害,芳芳看在眼裡,她的家人都很疼愛她,處處讓著她,又好言安慰鼓勵,但她總是不停的哭。芳芳覺得她有點煩,有這麼多家人支持,還不知感恩,加上她的癌症也不是末期,好好治療便是了,有什麼好哭的。

已是零晨三時,護士進進出出的,又來了醫生,想必鄰床的那個病人要走了,芳芳沒有睡好,突然聽到另一邊病床那女子又在哭泣,芳芳奈不著便對她說:「不要哭了,她快要走了,讓她靜靜的走吧。」

那女子似乎也意識到有病人在彌留中,她收起了哭聲,說道:「我整晚都睡不著……」

芳芳聽她傾訴她心底的鬱悶,只是聽著,沒有說什麼,她不停的訴說了差不多一個小時,芳芳見她終於累了,便說:「你累了,睡覺吧!」她轉過身便呼呼入睡。

鄰床的那病人終於在天剛破曉時走了,家人來的時候也沒有見著一面,她是靜靜的走。死亡,無論如何都是孤獨的,來時沒帶點什麼,走也帶不走什麼,只要不在痛苦中離去,已是值得感恩了。



7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