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sldsec

隔離阻擋不了愛

廖綺華

這個晚上實在太長了,少華整晚都沒有入睡,在床上輾轉反側的,腦海裡出現的都是以前跟母親相處的回憶。足足十個月了,她沒有機會坐在母親身邊跟她閒聊,也沒能親手為母親做一份她喜愛的甜點,跟她一同分享。少華後悔三年前將母親送往安老院舍,那時母親患有認知障礙症,經常走失,少華無奈地把她送往安老院;她選擇了一間有規模和口碑很好的安老院,相信母親住在那裡會有専業的照顧,少華三朝兩日都會往安老院跑,為母親送上食物,陪母親在院舍的小花園散步。自從新冠肺炎疫情開始,一切都改變了。

昨天少華接到安老院舍的來電,告訴她母親因發燒和拒絕進食,需送院治理,但目前公立醫院沒有探期,少華與醫院聯絡,看看可否酌情安排她探訪她的母親。

少華等了一整天,還沒有消息,丈夫安慰她說: 「沒消息即是好消息,媽沒事醫院才不跟你聯絡…….」少華仍是憂心忡忡,茶飯不思。上個月兒子和媳婦帶著孫兒移民英國,少華心裡雖然不捨,但都支持了兒子的決定,當下又要面對母親的情況,對她來說可算是相重打擊,她終日愁眉深鎖。

終於接到醫院的來電,醫生請少華到醫院見面。

少華戴上口罩便往醫院跑,丈夫提醒她帶潔手液她也不理會,現在她心裡已沒有什麼防疫的思維,一心只想著要見母親的面。

母親住在隔離病房。少華隔著玻璃望著瘦弱的母親,眼淚一直在流。母親插著一條鼻胃喉,右手打著點滴,雙手被綁在床邊,鼻上蓋著一個氧氣罩,瘦弱的她沒有一點血息。醫生告訴少華她母親的情況很不樂觀,要她決定如她的母親心跳停止,要不要為她作心肺復甦法。少華沒把醫生的說話聽進去,只是不停在哭,醫生請她考慮一下, 說罷便先離開了,護師劉姑娘留下陪伴少華。

「我已經十個月沒有見過媽了,想不到她現在變成這個樣子。」少華嗚咽著說,「因為疫情,院舍沒有安排探訪,我們帶食物到院舍也只可以放下,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餵她…….」少華不停的向劉姑娘訴說她心中的糾結,劉姑娘沒有說話,只是點頭示意和安靜的聽著。「院舍的職員告訴我因為疫情,他們在院舍已沒有義工探訪,也沒有為長者安排活動,長者們在院內沒有活動,便每天在發呆,身體什麼會好…….」少華說出了疫情下一般長者在院舍的情況。

劉姑娘很理解少華的心情,疫情下類似的個案也不少。 雖然少華媽媽的神智並不十分清醒,溝通有一定的困難,劉姑娘還是建議為她安排一次視訊探訪。

「媽,媽,我是少華,你聽見我嗎?你聽見我嗎?」少華拿著手提電話不停的重複叫著她媽媽。「圓圓,圓圓……」 少華媽媽發出了微弱的聲音,嘴角露出一點笑意。 「媽,圓圓在這裡,圓圓在這裡……」 圓圓是少華小時候的乳名,少華聽見她媽媽叫她的乳名,十分雀躍,不停的跟她媽說話,但過了不久,她媽媽好像又睡著了。

「她累了,讓她休息罷。」視訊探訪就這樣結束了。媽媽叫的一句圓圓,勾起了少華不少童年的回憶,她和母親就這樣重新連結起來,少華覺得和母親的距離已沒有了,她們的心緊緊的連在一起,無論疫情或是死亡也不能把她們分隔,少華釋懷了一點,臨走前請劉姑娘轉告醫生不要為她媽媽做心肺復甦法。「如果她要走,就讓她平安去罷。」少華放下了心中的不捨,明白到人生無常,要走還是要走的。

兩天後,少華媽媽走了。少華很感恩劉姑娘為她安排的一次視訊探訪,雖然媽媽走了, 但無論隔離或別離都沒有阻隔母女倆的愛,她們的心永遠都是在一起的。



2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