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sldsec

點滴知恩(二)~ 外科手術日感恩實錄

明真

如果您閲讀過我上次所寫的「點滴知恩(二)~ 外科手術日感恩實錄」,或許記得我因一次意外,觸發了工傷舊患,共有五節椎間盤突出,因關節勞損程度大,需要接受椎間盤置換的手術。醫生說:「這是一個很重大的手術,有一定的風險,手術失敗,有機會癱瘓。」 做手術的一天滿了挑戰,也滿了恩典。讓我跟您一同數算主恩,就會發現看來無關痛癢的禱告主耶穌從不輕看。 1. 因爲腰椎傷患嚴重,我已有幾個月扶著手杖出入,做手術當天我出門時禱告:「主啊,我想坐混燃計程車,因爲車身較高,座位舒服。」平時屋苑計程車站,很少見到混燃計程車,更何況在大清早,這樣的禱告似乎有點妄想。我清晨六時半到達計程車站,唯一的計程車,就是最新設計的混燃車,我暗暗的說:「感謝主。」 2. 進入醫院之後,我禱告說::「我希望安排在窗邊床位,讓我在手術後能看看外邊的世界。」進入外科病房,完成手術前的檢查,就安排在窗邊13號病床,讓我看以看到窗外的天空,心靈沒有被困在醫院的感覺。我笑著說:「主啊!你對我真好!」 3. 在公立醫院做手術是需要輪候手術室,一個病人完成手術,下一個才能夠進入手術室。做手術前一晚開始不能吃東西,我的身體已經比較瘦弱,真不想一直餓着等待,於是我又禱告說:「主啊!求讓我早一點做手術,讓我不用等那麼久,避免胃痛。」大概早上十一時點,我就被推進手術室,我説:「主啊!謝謝!」。 4. 護士從暖櫃拿出毛氈,她說手術室很冷,一張毛氈不夠,可以多加一張。身體溫暖了,心情也沒有那麼緊張。爲著這種暖,感恩! 5. 手術前簡介―做脊骨手術通常要臉伏在手術床上,其中一個風險就是呼吸困難,要戴呼吸面罩。我本身有心臟病,雖然情況相當穩定,但呼吸困難有機會引發心臟病發,心裏有一點擔心。當護士準備安排我臉伏在手術床上的時候,我聽到主診張醫生說:「不需要轉身,就這樣可以做手術。」我不明白,但已睡着了。後來才知道我的傷口在肚腹,大約躺着時脊骨和背部沒有痛。 6. 手術後,我漸漸清醒,手術室的護士在我的雙腿安置自動按摩裝置,用來保持我的血液循環。香港公立醫院的手術室對病人真好,感恩! 7. 我返回外科病房後,麻醉劑的藥力慢慢消失,傷口就開始痛,護士說:「除了吊鹽水外,同時有嗎啡滴劑,你痛的時候就可以按一下按鈕,就可以止痛。」作為基督徒,我很不情願用毒品類藥物止痛,所以盡量不按那個嗎啡滴劑的按鈕,一直在忍痛。 但止痛藥丸鎮痛效果實在有限,當傷口越來越痛的時候,就告訴護士。護士說:「」這嗎啡量很少,每次按一下,就滴一點的嗎啡給你止痛,但每一段時間可以使用的嗎啡份量有限制的,連續按多次,卻不會多給嗎啡,嗎啡份量不會使你上癮,放心使用。」 現在科技竟然讓病人可以按自己可以接受的痛苦程度使用嗎啡滴劑的次數,止痛藥的也可以由自己控制,實在感恩! 8. 肚子餓了,我竟然可以在完成做完手術的當晚吃飯。如果我在下午才進手術室,肯定還要餓著肚皮。很多人說:公立醫院的膳食很差,我說:有機會吃,有能力自己吃,就要感恩。 9. 晚上,我看著窗外點點燈光,就想起美國詩人詹森.歐德曼(Johnson Oatman, Jr. 1856-1922)寫了「數算主恩」(Count Your Blessing)這首詩歌,其中第一段與副歌是這樣的: 有時遇見苦難如同大波浪,有時憂愁喪膽似乎要絕望, 若把主的恩典從頭數一數,必能叫你驚訝立時樂歡呼! 副歌: 若把主的恩典從頭數一數,必能叫你驚訝立時樂歡呼。 主的恩典樣樣都要數,必能叫你驚訝立時樂歡呼

從清晨起床,到晚上睡覺,心裏很平安,點滴都是恩典! #您痛故我在續篇 #因著您的痛苦所以我們存在



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