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sldsec

五道人生


廖 綺華

窗外下著毛毛細雨,病房很靜,只有些微的風雨聲。自從沒有了探期,這個地方已沒有了生氣,本來住在這裏的病人都已是走到了接近人生的盡頭,期待著與這個世界和摯愛的人道別,無奈一場疫症,把他們僅有的期望都變得奢侈了 。

由於防疫的需要,很多本來應做的事情,如協助病人和家人溝通,或協助病人完成未了的心願,都有了很大的限制, 但護士還是希望在不違返防疫的原則下,讓病人在離世前能了結一些心願和做到五道人生。

「小梅今天有吃中午飯嗎?」護士長萬華問負責小梅的護士。 「勸了很久才吃了兩口,便不再吃了。」 小梅才五十多歲,患有末期癌症,丈夫月前曾輕微中風,現仍在康復治療中,母親八十多歲,與她同住,最近也因肺炎入住了急症醫院。

人生就是這樣嘛,屋漏更兼連夜雨。

「小梅,今天覺得怎樣?」萬華站在小梅的床邊,關切的問候她。小梅和萬華的感情很好,因為她們是中學同學,中學畢業後雖然各有不同的人生道路,沒有經常來往,但他們在中學時是很談得來的同學,有著共同的信仰和人生價值觀,想不到再見面時,小梅的人生路,已差不多走到盡頭。

「想不到我一家都是病人,我竟會是走得最快的那位。」小梅幽默的說。她平時很小說話,只有看見這位老同學才會把心中的憂悶說出來。

萬華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聽著,等待她再說下去。

「我知道我沒有時間了,但我不能死,我家裡有很多人要我照顧。」小梅終於忍不住流下淚來。

「我明白你的憂慮,讓我們一同想想可以怎樣做,才能令你安心。」萬華心裡其實沒有底,也不知道應該怎樣做。

如小梅所料,她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差,萬華安排了小梅的丈夫來醫院,讓他倆在一間獨立房間見面,好好的道愛,道謝和道別。寂靜的房間內只有小梅和她的丈夫,她倆雖然都戴著口罩,但沒有阻擋他們互訴心中情,多年的夫妻情誼,並沒有在小梅的人生終點上劃上句號,小梅十分擔心她離世後誰來照顧她的丈夫和年老的母親,丈夫建議聯絡小梅在國內做生意的弟弟,希望他可以回港照顧母親,小梅不語,好像有很多難言之隱。

梅媽住在一間急症醫院的隔離病房內,雖然經治療後肺炎有好轉,但她仍未能離開隔離病房。這個小小的隔離空間防止了病菌蔓延,但阻止不了梅媽心中那份想見女兒的渴望,幸好冰冷的隔離病房內彌漫著點點人間温暖,護士知道梅媽的女兒患有重病並且情況嚴重,便聯絡了小梅就住的醫院,安排了一個視像探訪,母女倆雖然不能親身見面,但小梅總算能透過視像向她母親表達她的感恩之情,母女倆淚眼對淚眼,倆心緊緊扣在一起。除了不捨和掛慮,小梅向母親道出多年來一直埋在心底的愛和感恩之情。

「媽,我不能死,我不能就這樣走了,我走了誰來照顧你……」小梅哭著說。小梅最放不下是這位年老的母親。

「不要掛心我,你要好好休息,我會自己照顧自己的。」梅媽安慰她說,心裡有著莫大的痛苦。

「你願意叫小弟回來照顧你嗎?我相信他會願意照顧你的。」小梅向母親提出一個母女倆從來都不敢面對的話題。

「你仍然信任你這個弟弟嗎?」梅媽回避小梅的目光 。她把視像電話移開,不想小梅看見她那悲傷的樣子。護士看見她的模樣,便建議她們先休息,這次視像探訪,就這樣結束了。

兩天後,小梅的情況急轉直下,躺在床上的她只有微弱的呼吸,社工協助她的丈夫到醫院作最後的話別,護士長萬華知道小梅最近嘗試聯絡她在國內做生意的弟弟,便請社工幫忙找小梅的弟弟,社工在小梅的床邊找到了一個電話號碼,查看下是國內的電話,便嘗試發了一個訉息出去,但大家都不知道這是否小梅弟弟的聯絡電話,正在煩惱之際,小梅的電話突然響起,來電的正是她的弟弟,萬華告訴他小梅的情況,並打開了手提電話的視像功能,鼓勵他跟萬華道別。

這位闊別了多年的弟弟終於能在姐姐離世之前跟她道歉,多年前這位弟弟欺騙了母親和小梅的金錢,在國內發展,結果是一敗塗地,並一身債務,小梅是原諒了他,但母親一直耿耿於懷,小梅亦不敢在母親面前提起此事。

雖然是透過視像,大家都可以清楚看得見小梅用温柔的目光望著她多年沒見的弟弟,她發出微弱的聲音說:「一切都過去了,好好照顧媽。」這簡單的兩句說話,正是完成了她向弟弟「道諒」的心願。

完結了,小梅的一生在五道人生後結束了,她終於能有機會向她摯愛的弟弟道出她已原諒了他,這為小梅和她的弟弟都是重要的。

在社工的安排下,小梅的弟弟也與仍在醫院的母親作了一次視像探訪,他的母親終於也原諒了他。小梅的五道人生,為她的一生劃上了完美的句號。



26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